走基层 强四力,衢报新闻观察点:进村入企看变化

  山里人?不愿搬进城

  记者?姜??刘芸??通讯员?柳婧?吴佳妮?金小龙

  9月10日中午,衢江区黄坛口乡坑口村一座三层农房中飘出了缕缕炊烟,村民邱勇珍正在家中烧饭,见我们来访,她擦了擦手,忙着斟茶。

  “这是亲戚的房子,我一家四口借住这里。”今年46岁的邱勇珍是衢江区抽水蓄能电站项目移民,今年3月从王家自然村搬下来。她原来的家背靠着大山,屋后有条上山的小路。

  邱勇珍说:“河对岸就是我的新家。”刘芸?摄

  从2004年开始,小路上逐渐有了外乡人的身影。慢慢地,进山的外乡人越来越多,乡干部领着他们,打着绑腿,说着邱勇珍听不懂的内容,步行进山。邱勇珍好奇地向乡干部打听。“乡干部说,要在这里造一座水电站,进山的人都是专家或领导。”邱勇珍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山上的水不多,怎么够造一座水电站呢。

  直到2016年,衢江区抽水蓄能电站项目进入可研阶段,乡干部进村宣传政策,邱勇珍和村民们才知道要造的是座抽水蓄能电站,利用昼夜电费的差价,夜里把水抽进水库,白天再放水发电。王家自然村也将和沿王山自然村、黄坛口行政村一起整体搬迁。101名村民将搬去哪里?安置地点是大家最关心的。

  “当时乡里提出把他们安置到沈家或者七八公里外的集镇上,没想到只有一户有意向搬到山外面。”同去的乡抽蓄办副主任郭超介绍说。

  “以前总觉得山外面好,做梦都想到外面买套房子。”邱勇珍外出打过工,然而山外的商品房近在眼前,她却和大多数村民们一样,不愿意搬走。

  留住她的原因是黄坛口乡的那张蓝图。2026年电站建成后,黄坛口乡将融合药王线、石呈线两线景观、景点,打造黄坛口乡全域5A级大景区。“房子在5A级景区,以后可以开个农家乐,家门口就能赚钱。”邱勇珍说,在村民的一致要求下,乡政府在水库下方的坑口村规划了占

  乡政府在水库下方的坑口村规划了占地18.6亩的安置小区,图为房子的效果图。刘芸?摄

  地18.6亩的安置小区,将建18幢36户安置房,根据不同的安置面积,设计了4种外立面的三层小楼。“设计图我看了一遍又一遍,非常喜欢,没想到在山里住上了城里的排屋。”

  安置小区傍水而建,与邱勇珍暂住的地方一水之隔。每天傍晚,她喜欢到工地周边转转,看看工程进度,再到马路对面的大树下和搬迁的村民们聊聊天。采访结束,邱勇珍送我们出门,河对岸安置小区工地已有8幢房子结顶,“明年大家都搬进新屋,我们三个村就变成一个小区了,等水库造好,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

  “懒汉”?忙不完村中事

  记者?徐聪琳?许彤?罗东哲

  “这片是杨梅,那边是桃形李,”秋风送爽,漫步在蜿蜒山道上,开化县杨林镇东坑口村村民童军蝉顺手清除了几处杂草——他是村里四季水果园的临时管理员。

  近百亩地里,种了7种水果,去年建成并逐步提升的四季水果园,与种植于2014年的紫藤长廊遥遥相望,两者在提升东坑口村颜值的同时,做实了乡村旅游。“明年水果园有望做采摘游。”见到“懒汉”书记后,童军蝉又一次表达了对召开“村事大会”的期待。

  “将在10月7日举行的‘村事大会’,让村民聚在一起,说说村里的大小事。”“懒汉”真名叫徐樟顺,现任东坑口村党支部书记兼村民主任,2014年3月因同村乡贤、着名记者、作家徐锦庚刊发于人民日报、安徽省亳州市日报一整版的报告文学《“懒汉”治村》而闻名。

  “懒汉”书记徐樟顺。许彤?摄

  除了探讨提升四季水果园项目外,特色党建文化广场的建设进度也将在“村事大会”上汇报。今年6月,东坑口村作为“2018年度全市党建治理大花园先锋战队”之一受到表彰,并获得100万奖励。村里决定以“百万红包”为支点,撬动新一轮村庄发展。建设特色党建文化广场是其中一项,这里可作为党员的户外教育基地、乡村振兴的流动讲堂,让群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党史教育,拉近干群之间的距离。

  “‘村事大会’放在重阳节举办,也是为了给村里的老人们一个交代。”指了指新立起的“孝亲巷”牌楼,徐樟顺介绍,自2010年以来,东坑口村坚持以孝治村,将孝道文化贯穿于村级治理始终。今年,东坑口出台“孝行二十条”,建立暖心关爱服务队,与空巢老人、留守儿童进行一对一结对等系列“孝老爱亲”标准。4月,浙江省首个“孝亲文化示范基地”落户东坑口村。

  “这些事情,放到从前是想都不会去想。”几乎每一天清晨,徐樟顺都要在村里走上一圈。曾经,东坑口是个典型的“空壳”村,欠债几十万元,他接下了这个“烂摊子”后,立马开展了大刀阔斧的村庄整治,样样做到了村民的心里。他探索党员“1+8”联户包事制度,以企业经营的理念经营村庄,实现村庄面貌日新月异,集体经济稳步提升,乡风民风向善向好,乡村振兴的和谐画面正在徐徐拉开。

  开化县杨林镇东坑口村一景。?许彤?摄

  如今,走在干净整洁的村庄里,入眼是一幅幅别出心裁的景观小品,“懒汉”的话一如既往地朴实,“村里的事,是永远做不完的事。”

  创新,?让“康德”走上?快车道

  记者?邓亮?周星宇?通讯员?汪耘?俞建军

  9月19日下午,在浙江康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多条生产线都在满负荷运作。“经过了漫长的新药研发期的积累,企业现在进入了研发产出的快速增长期。”浙江康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管研发的副总经理于庆明非常欣慰地说,近3年企业每年保持了近40%左右的增长速度,“产品销售额从6千万增长到了3个亿。”

  “康德药业”生产车间内景。资料图片

  于庆明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绿色包装的中药新药—丹龙口服液。这款用于慢性气道病治疗的纯中药制剂,他们花费了10余年时间才研发成功,是浙江省重点技术创新专项产品。

  研发过程虽然艰难,但多年潜心创制新药给“康德药业”带来了完美突破。2017年,“丹龙口服液”获批上市,这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自开展新药临床数据查验以来批准的第一个创新中成药,也是国家实行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后首个获批上市的中药新药。“今年8月,这款口服液进入了国家2019年医保目录。”于庆明说,未来几年,丹龙口服液将会成为企业的支柱产品之一。

  “康德药业”成立于1999年,公司成立初期就组建了研发团队,20年来始终坚持研发创新。到如今,公司已有科技工作人员70余人,占员工总人数的25%,先后获准设立了省级高新技术研发中心、省级企业研究院、省级企业技术中心,并创设了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赵南明工作站。

  每年,“康德药业”都会投入3000多万元的研发经费,占销售收入的5%左右。多年坚持研发创新给企业带来了丰厚回报,近三年科技成果转化项目20余项,取得专利18项,其中发明专利12项。

  “坚持研发会让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变得越来越强,我们是通过不断研发新品,加快企业产品升级,靠创新产品去驱动市场,最终提高企业业绩。”于庆明说,如今,企业步入了研发产出期的发展快车道,“今年企业销售收入增幅预计还将达到30%到40%。”

  同是村口送军图?廿载身后两样景

  记者?鲍涵?杨林涛?见习记者?熊苗

  9月17日上午,我们一到龙游县湖镇镇溪底杜村,就被村旁社阳溪畔的美景吸引,石砌溪沿,绿树成荫,花草层叠。忽然一阵喜庆的锣鼓声传来,引我们疾步向前看个究竟。

  龙游县湖镇镇溪底杜村村口传来阵阵送新兵的锣鼓声。杨林涛?摄

  原来村口溪边有村民送儿参军。“这是我们村里的传统,只要孩子参军,都要敲锣打鼓在这村口欢送一番。”村民主任胡金龙说。

  我们赶紧为“新兵”叶逸龙拍照留念,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叶逸龙的父亲叶红星感慨地说:“同样的地方,二十年前我参军时,乡亲们也在这里送我,当时虽然没有拍照,但身后的风景可是大不一样啊!”

  一句话勾起了大家的回忆。曾经的社阳溪畔,道路坑坑洼洼,从未清淤疏浚过的河道,一遇强降雨天气,浑浊腥臭的泥浆就会满溢到村民家中。溪边的村庄农舍破旧无序、杂乱无章。“那时的景色虽然自然,却毫无美感,空气中都是家畜家禽的粪臭味。”叶逸龙回忆道。

  如今,叶逸龙身后的社阳溪和溪底杜村变了模样。站在崭新的沿溪柏油路上,近景是绿树成荫、绿草如毯,中景是溪水潺潺、落英缤纷,远景是沿溪栈道和整齐漂亮的排排别墅式农舍……?摄影师李晓明的工作室就设在溪边,他说这里给了他很多的创作灵感。

  从一个脏乱差的村子到一个“屏保村”,村支书吕军深有感触,这些年溪底杜村的变化不仅仅只是一条社阳溪的脱胎换骨,“五水共治”让社阳溪的水变清了;“四边三化”使村庄的环境变美了;“三改一拆”,拆除的是违章建筑,腾出的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发展空间。

  这些美丽的蜕变对于溪底杜村来说仅仅是开始。“接下来,我们要把社阳溪上游段的堤岸再修整一番,准备将村口关停的材料厂改建为游客接待中心。”吕军透露,村里计划大力开发旅游业,发展民宿经济,为村民们铺就致富新路。

  古村落,?新景象

  记者?姜佩云?郑丽媛

  “赶上党的好政策,我们大头村新店自然村最‘头大’的古村落保护、宅基地搬迁工作才能顺利进行。现在已经有26户村民搬进了新家,做起了农家乐、民宿生意,日子越来越好了。”9月18日早上,记者走在柯城区七里乡大头村凤岭苑崭新的村道上,花甲之年的村支书赖承明指着村民的新房开心地对我们说:“我1997年当村支书就开始古村落保护工作,直到2012年各项政策、资金落实才全面启动。十多年了,我也算圆满了!”说到这里,赖承明有些激动。

  近年来,许多外地人到七里乡大头村投资建民宿。??郑丽媛?摄

  55岁的钱永福是大头村新店自然村第一批宅基地迁移的村民,谈起这些年的变化,他感慨万分。“感谢赖书记和村干部带领我们走向新生活。”钱永福对记者说,他从2016年开始经营民宿,共有8个房间14张床铺,今年国庆期间的房间已经全部订满。

  钱永福从30多岁开始就去广州、深圳打工,干了十多年的危化品运输工作,一个月能赚七八千元的工资,但除去吃、住等日常开销,一年下来口袋里剩的钱不多。后来他听说隔壁的黄土岭村开了许多农家乐,平均一家一年有六七十万的收入,想着自己年纪大了,正好家里的宅基地要搬迁,就辞去工作回到了大头村。

  回乡后的钱永福一心经营民宿,一年忙三四个月,也能有十来万的收入,闲暇时还能在家种种菜、养养鱼,他十分享受现在的生活。

  大头村民宿虽然起步晚,但如今发展的脚步并不慢。如何让民宿经济更上一个台阶,赖承明有本“经”。

  这些年,他琢磨着在河道里筑坝做几个小鱼塘,让游客钓钓鱼,再弄三个荷花塘种点荷花。考虑到冬季除了雪景,其他景色过于单调,他又从村民手中流转了120亩土地,栽下了骨里红、美人梅、绿萼等多个品种近万株梅树,并修建了赏梅的游步道、观景亭。“虽然现在只是些小苗木,暂时看不出效果,等到满山的梅树开花,游客踏雪赏梅,想想那景象就很美。”说到这里,赖承明脸上洋溢起自信的笑容。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
印尼媒体呼吁日本悬崖勒马和平解决钓鱼岛问题环球时报:1100英雄就义台湾,人民不会忘却环球时报:钓鱼岛,中国“国有”地位不会变我国将推进无人机监视监测钓鱼岛等海域铁道部国庆前将推手机购票系统 支持在线支付官微曝私事绝不是“家务事”越媒称中日若爆发贸易冲突将威胁全球经济王石川:浙大副校长落马为何令人唏嘘?美防长下周先后访问日本中国谈钓鱼岛等问题也门的另一个“伊斯兰国”